喵喵吸鱼丸

江澄。


无日不瞻望,
无夕不思量。

羡澄

靠,好想搞小澄

十几岁又嫩又娇爱耍脾气的那种

1、年龄差

他师兄的心头肉

甜腻到死的那种风格

o他娘的c,我要发!雷死也要发!

真的是娘炮粉红文风


魏婴与江澄早已分房。江澄愿不愿是一码事,他是不愿的。


一条走廊当然阻隔不了魏某人胆敢吞天饮月的色心。


魏婴垫着脚尖摸过走廊,摸进房间,摸上榻,像翻山越岭一般摸进马奶糕似的白绒被里头去。去探师弟可被他握在手心的足,雪白的棉布中衣里热乎乎的身躯。


黑暗将满满一被窝的热与香灌进他鼻腔、喉腔、胸腔。对方身上独有的那一种味道在空气里浓成蜜汁奶汁——那种带着肉荤意味的奶腥却是甜的,厚厚的,将他牢牢黏住,叫他脱不开身。


他放肆的贴近。冬夜里与主...

是不是更新不稳定的文手……

都不配拥有绿v!!!

自抱自泣

《清客来》长评

啊呜呜呜呜呜呜呜!!!是长评!!啊!我爱发财!!!


真没有想到是这篇2333

这篇是我在lof发的第一篇双杰,其实也是那时自己动笔写过的最长的一篇,倒回去看其实都还有很多不满意的细节,不严谨的东西,即使是精修版。


当时想得也不多,满脑子都是要让江澄好让江澄快乐让江澄幸福,行文里是可以感受到自己笨拙的、难掩的喜爱的。


真没想到这篇会让你这么喜欢!!!哭了wwwwww


最近压力有点大,情绪也不太好,看到这个顿时起飞辽!!!


虽然现在在屯一篇曦澄,但是羡澄的脑洞还是争先恐后把我的脑子挤得满当当233


谢谢你的喜欢!!!我以后会争取进步,产出更好的粮的wwww!!muuuuuuua...

是我

你们关注的文手太太们,最擅长的可能不是写文


而是熟练地把一个活色生香叫人垂涎欲滴蠢蠢欲动吉鹅邦英的脑洞/片段/梗概/大纲抛到你面前

然后熟练地丢下一句“等人认领/我不写/想想就好”

最后熟练地、大摇大摆地离开。


“反正我们脑子里已经演完整场啦哈哈哈哈你们随意啦”


是魔鬼。

我……

好想看江澄……


穿牛津纺衬衫配黑色大衣灰格围巾

穿修身牛仔裤踩一双马丁靴

梳the quiff头

抓着手机一边说公事一边皱着眉头转过身看过来,“愣着干什么,上车。”


我死了😭


好A!!!


我不要醒来!!!


请江总立刻上我,或者我上江总也可以!!!!


😭😭😭

我没fong!!

蓝涣皱着眉,有一点无奈,又并不坚定地轻声说“别这样”。


我:他一定在勾引我。


绝对!!!!!


涣受真的好吃!!!

今天运动会。
学校里有三个魏无羡一个蓝忘机

乱讲

我看到过一个段子,应该是开玩笑。大意指,只有写虐文的写手才会被读者记住。


说来好笑。我真的曾经为此不平过。


我曾有段时间很烦躁,觉得自己写东西稀巴烂。我打发的汉密哈顿奶油,柔软腻滑,却更像工业革命后被人们喊作泰晤士河的那条排污明沟里掏出来的污泥。矫揉造作乌七八糟,烦人得不行。


不是什么自谦,是打心底以为。所以到现在看自己写的东西都还觉得惨不忍睹。我要么不重看,看了就一定要动笔改。


我抓着茂盛的头发想,想大喊,下判决——你太假,你的感情你的人,你不真!


我对自己有时很放纵,有时又很刻薄。不高兴的时候不把自己贬到泥底我不畅快。等高兴了我照样要飞起来,踏上一级台阶去窥究...

【曦澄】心

贼短。

“从生理上来说,心脏不是用来思考和感受的,我们用大脑思考问题,分析眼前人的表情和行为动作,然后得出结论。

但是,当你很快乐很快乐的时候,会感到心脏跳得很快,心胸一片舒阔——它在高兴,它开心蹦跳着,好像另一个你在大喊:我好高兴呀!

当你很难过很悲伤的时候,会感到心脏处发痛,好像被一只手捏住攥紧,跳得困难,喉咙也梗住,不管你是不是想哭。所以有时候我们会有难过到窒息的经历。

你用脑子想事情。可你伤心的时候,是心在痛。它为你高兴,为你悲伤,它好像有喜怒哀乐,是另一个你。甚至它有时候不被你的大脑、你的理智所控制。

心脏是勇敢的,是很感性的,”蓝涣顿了顿,他迎着晚霞转头看过来,那面庞得天...

分享一首很喜欢的诗。
哭了,做笔记抄书永远比正经练字好看。

© 喵喵吸鱼丸 | Powered by LOFTER